暴雷警告:直到漫畫第139話

現在是進巨完結後的隔天,而我還是找不到讓我能夠滿意這種結局的理由。雖然結局不差,但也實在說不出好在哪裡。對於像進巨這樣史詩般的偉大作品,我認為它應該值得一個更好的結局。這篇文章的目的就是解釋我的理由。

不過我必須重申,這樣子的結局絕對不糟。讓人不滿的地方是進巨明明已經到達了另外一個鮮少有人能夠企及的高度,卻只有這種差不多及格的結局。如果滿分是100分的話,那巨人的劇情絕對值得120分的評價,但結局卻只有60分而已。換句話來說,客觀上這個結局不差,但主觀上難以滿意而已。

未完成的感覺

整體而言,最後結局給人最大的不滿就是一種「未完成」感。這其實從結局前的倉促劇情中就可以感受到了,而我也的確在一月得知即將完結的時候,就已經做好心理準備說不可能把所有伏筆都好好收完。

如同前述,最後幾畫中的劇情已經失去了原本作品的嚴謹敘事和邏輯,而最後一話的未完成感也更嚴重。以下我會分成兩個主要的部分來討論這種未完成的感覺是從哪裡來的。

不完整的劇情

未完成的支線和不夠明顯的設定有非常多,雖然這些幾乎都是可以事後解釋的,但我個人仍然期待諫山創在作品中就能夠好好解釋清楚。當然我也知道有些人會認為讀者根本就不該期待所有事情都要作者解釋,但我認為,如果一個架構嚴謹的作品會在事後還需要讀者們大費周章解釋的話,那這部作品的嚴謹度實在會讓人深感懷疑。以下是一些例子。

為什麼80%的人一定要死掉?

如果你要殺掉幾乎所有島外的人來保護島民,那為什麼不干脆殺掉所有人?我認為如果艾連(或尤米爾)最後是殺掉所有島外的人,那至少這還可以是視為呼應艾連曾經在第90話〈到牆的另一側〉(壁の向こう側へ)中所說過,殺掉所有牆外的人是否就能夠獲得自由的橋段。

艾連的死亡在這個解讀下也變得毫無意義。在最後一話中艾連的死亡是被用來讓阿爾敏成為拯救世界的英雄。但顯然島民仍然需要備戰,且戰爭與衝突從未停止過。那到底艾連的死亡是為了什麼?有些人認為這就是諫山創想要描述的一種世界的真實,但我認為如果要描寫真實應該會有更好的方法,我會在之後提出我認為比較的結局來說明這件事情。最重要的是,到底為什麼要殺80%而不是全部?

有些人是解釋說,艾連毫無選擇的能力,因為那都是尤米爾做的。但艾連至少應該是可以控制戴娜不要吃掉貝爾托特的吧?那到底艾連的能力是到什麼樣子的地步呢?另外如果艾連別無選擇,那難道他都沒有嘗試反抗過嗎?我們所認知的艾連應該是一個最不可能輕易放棄的角色了吧,如果我們看到的是他放棄後的樣子而不知道他歷經了什麼嘗試,那這部分對於角色性格的描寫就會有些衝突。

第二點是關於尤米爾的目的

尤米爾的目的大概是最需要卻幾乎沒有解釋的地方了吧。在最後一章裡面,尤米爾是因為不斷追求愛情而遇到米卡莎,而這一幕作者畫了一個當時米卡莎向艾連表達感情的橋段。然而一直到最後,尤米爾想要追求的事物以及為什麼找到米卡莎的原因都仍然沒有被解釋清楚。

一種可能的解釋是,尤米爾想要瞭解,一個人對於所愛之人到底可以做到什麼樣子的地步。在看到米卡莎親手殺掉艾連之後,她瞭解了其實她不需要為了對於王的愛而持續遵尋其命令,最後才變成了我們所看到的結果。可是我實在沒有辦法被這種說法說服,畢竟她都被困了這麼長一段時間了,真的只是因為這個樣子?

當然,我並不是在說愛情需要有任何道理,但作者一直以來對於人物情感所描述的深度以及厚度,完全無法在這裡展現出來。米卡莎感謝艾連幫他圍上圍巾的那一段超級感人,而我也認為諫山應該是可以描寫出尤米爾的心境來給這段感情更好的描寫的。劇情上是可以理解,但我認為仍然有更好的描述才對。

第三點則是關於窺探未來的能力

關於知曉未來能力這件事情,作品中至少有三個地方談到這件事情。首先是第89話〈會議〉(会議)中,梟要求古利夏要記得繼續愛人來,這樣米卡莎和阿爾敏才能被拯救;第121話〈未來的記憶〉中古利夏則是能夠與來自未來的艾連以及吉克互動;第131話〈地鳴〉(地鳴らし)是在說艾連已經知道面前小孩會在未來的地鳴中死亡。

我一直以來都是認定,艾連應該是看到了某些未來的片段,最後導致他毫無選擇只能發動地鳴,而且還不得不犧牲他的戰友,以及與他的摯友們發生衝突。此外,這一切都應該要與尤米爾的目的有所關聯才對。

從最後一話來看,我只對了一半。雖然這的確與尤米爾的目的有關,但艾連其實也找不太清楚狀況。也就是說,艾連在不清楚狀況的情況下決定要毀滅世界?我是完全不能接受這種說法的,如果艾連是在知曉一切可能性後,發現這是最好的結局而不得不為之,這種說法還比較可以讓人接受吧。

順道一提,那個怪誕蟲也一直都沒有明確的解釋。艾連死亡之後它就跟著一起死掉了嗎?我認為無論有什麼子的解釋都比現在這種胡亂猜側的結果還要好上許多。

不完整的情緒

讓我們先暫時回到第138話,也就是一堆人一起被變成巨人的地方。從這裡開始會有兩種可能性,一種是一切努力都白費的超級壞結局,另一種則是實際上第139話中變回普通人的結局。而如果從這兩種可能性上去選,我絕對會選擇第一種,這是基於我對這部作品理解的結果。

我必須說,對我而言這部作品所給我帶來的衝擊一向是它所討論的死亡、痛苦、憂鬱和絕望。雖然在閱讀這些橋段的時候常常會被深深地傷害,但卻也能在其後討論生存意義時被其拯救。這正是閱讀進巨最有樂趣的地方之一,我也曾為此寫過一篇文章:漫畫心得:(進巨)死亡、痛苦、憂鬱和絕望,從存在中尋找救贖的可能. 對於所有東西的討論都預設了存在,因此沒有任何東西優先於存在。討論死亡的意義無異於… | by 哲學宅 Philosophy Otaku | Apr, 2021 | Medium

我在心得中有提到,以艾爾文死掉的那一段為例,無論你身前有什麼樣的人生或夢想,死亡通常只是隨機而且平等地發生的。艾爾文和馬洛死掉,但是弗洛克活下來;前者懷抱壯志而死,後者當時只是一個平凡的路人沒死。

這種就是巨人所描繪出的殘酷世界,我們感覺優秀而不該死的人卻死了,但那些感覺該死的人卻還活著。死亡的隨機性代表著一種平等,卻也正是世界如此殘酷的證明。

我認為第138話裡面,被變成巨人的那些人各自懷有不同的理想,卻只是因為某些巧合而變成巨人的劇情,與我一開始對這部作品的理解是比較有一致性的。

以賈碧為例,賈碧即使花了這麼長的劇情好不容易擺脫仇恨,結果瞬間就變成巨人。一切努力好像都白費了,這種絕望感一直是我對巨人又愛又恨的地方。

可是結局卻馬上又變回正常人,還上演大家團圓的戲碼,這是讓我一開始很錯愕之處,也與我對這部作品的理解不太一致。一開始世界即將毀滅的感受也沒有得到抒解。

換個說法,我其實一直都很期待作者要怎麼在最後一話狠狠地傷害我,但最終似乎不是真的非常痛,所以才很錯愕。說好的深深傷害呢?XD

我們撇開不一致的問題,其實所有人變回來而且最後還上演大團圓的劇情並不是真的很糟,但是這種轉折需要多一點的章節來處理才是比較好的。如果有任何類似這樣大幅度轉變的劇情,以進巨的篇幅來說應該要至少三到四話來處理才是比較好的。然而作者只有花兩話,因此這種情緒收不回來的感覺當然會存在,也是為什麼會有一種「不完整」的感覺。

一個例子是動畫中漢尼斯的死亡。這裡的劇情中包含了幾個不同的事件。首先是艾連與米卡莎遇到了吃掉艾連母親的巨人;隨後漢尼斯出現並說他終於等到了這個復仇的機會;艾連嘗試變成巨人未果;漢尼斯被抓到而且即將要被吃掉;艾連繼續嘗試但還是失敗;漢尼斯被吃;艾連崩潰;米卡莎向艾連表白;艾連回應了米卡莎;最後艾連意外控制了巨人。

剛剛這一連串的事件在現實世界中頂多也就五分鐘或更短吧,不過動畫卻花了長達超過半集的量來刻畫這一系列事件。會這樣子做的原因就是因為情感的轉折需要時間描述。上一段裡面每一個句子都代表著一種情緒,而如果要從一個情緒轉到另一種上面的話,就會需要時間以及讓人可以接受的情節才行,這也就是為什麼動畫會花這麼長的篇幅來處理這一段。

總而言之,如果維持第138話的無力與絕望感是我的理想,但如果要轉成像第139話那樣的話也沒什麼不行,但需要更多的篇幅來處理會比較好。這就是我想要解釋的東西,而我也必須說,進巨中有太多難以忘懷的橋段了,但最後一話的劇情我可能過了一段時間就會忘記吧。

理想的結局

跟據之前在各個討論區所見,我嘗試著幫進巨想了一些我認為比較好的結局。

從種族的角度

在最後一話中,阿爾敏嘗試的和平談判失敗,在場的艾爾迪亞人遭到攻擊。萊納為約翰擋下子彈而喪生,最後的遺言則是他很後悔殺掉馬可;法爾可也是為了保護賈碧而死。

島民在隨後數年內受到暴復性攻擊,畢竟要世界其他人相信巨人之力消失仍然是相當困難的事情。島民遭到屠殺之後政權倒臺,不過因為沒有辨識艾爾迪亞人的方式,因此仍然有許多人逃到了世界的其它角落。數百年後艾爾迪亞人這洜種族消失在人們的記憶中,巨人則只有在歷史書籍中會被提及而已。

這可以呼應我前面所提到的,寫於所有一切努力都白費的部分。變回人類的劇情給了我們一點希望,但隨即又因為被殺掉而陷入了深深的絕望。主要角色過去花費的努力就如同艾爾文或漢尼斯一樣幾乎都白費了。賈碧可能因為法爾可死亡的原故而再次墮入憎恨的枷鎖;約翰則會如同萊納一樣後半輩子都生活在後悔之中,因為其實他早就在最後那場戰鬥中原諒萊納了。

這個結局也可以促使讀者對於種族議題重新思考,而這正是馬雷篇章開始後的重要主題之一。

從自由的角度

(1) 艾連雖然一輩子都在追求自由,但最後卻發現他無法承擔代價,或是他發現他反而成為了自由的奴隸。

(2) 怪誕蟲的目的是繁殖,但尤米爾渴望自由,因此她創造了進擊的巨人來幫助她。進擊的巨人不會受到任何控制,擁有跨時間的記憶並且會不斷追尋自由。尤米爾在2000年後找到了艾連,做為最後一任進擊的巨人來幫她殺掉怪誕蟲,代價則是艾連的性命。艾連在看過各種時間線上之後意識到這條才是最好的,因此他別無選擇。

這種結局可以呼應貫穿整篇故事的想法,也就是自由。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梟要求古利夏要記得愛,否則悲劇將會不斷再次上演。

(3) 地鳴成功毀滅了除了島民之外的整個世界,艾爾迪亞人雖然獲得了真正的自由,卻因為罪惡感而終日生活在痛苦之中。此外,為了避免艾爾迪亞人繼續變成巨人,艾連需要被殺掉或是變成如同亞妮那樣子的結晶體。如果是結晶體的話,則艾連就是要如同睡著一樣進入結晶體很久的一段時間,最後一幕則是與米卡莎道別,進入夢境的艾連第一個夢到的就是米卡莎。

這種結局也可以解釋為什麼艾連會在第一話哭;此外因為他要睡上很長的一段時間,因此米卡莎留了下一封信給艾連,內容的開頭則是「致兩千年後的你」。

對於人物內心的刻畫

無論是什麼樣子的結局都需要高超的描繪技巧才行。雖然我前面一直在批評結局,但我還是認為諫山創對於人物的刻畫以及分鏡的掌握非常的優秀。以里維那一段為例:

--

--

「我們都是因為被需要而存在的。」- 歐良果彭 暴雷警告:直到漫畫第137話 我也會在文章裡談到《獵人》、《Code Geass 反叛的魯路修》、《黃金神威》、《悲慘世界》以及《底特律:變人》。不想被暴雷的人可以跳過「(暴雷)」的段落。 身為作家所遇到的難題之一就是在闡述角色內心想法的方式。平鋪直述地把想法講出來一般來說都會顯得過於刻意,因此許多人會採用讓不同角色之間對話的方法來間接展現其人生哲學。換句話來說,與其讓一個角色不斷地在內心獨白,不如創造另一個與其對立的角色,透過兩個人的爭辯來讓讀者瞭解這個角色。這就是一種創作的技巧。 在《進擊的巨人》中也許多類似的例子,比如在第80話〈無名的士兵〉(名も無き兵士)中用里維來襯托艾爾文的想法(對艾爾文有興趣的人可以看看漫畫心得:(進巨)艾爾文心中的惡魔-《進擊的巨人》中的《烙印勇士》 — 哲學宅 Philosophy Otaku — Medium);約翰的角色特質基本上就是建立在馬可的死亡之上(可以看漫畫心得:(進巨)約翰的怒火,歷史洪流中的無可奈何 — 哲學宅 Philosophy Otaku — Medium);賈碧是因為法爾柯,才能在最後能夠擺脫憎恨的歷史(可以看漫畫心得:(進巨)從晦暗不明的未來中拯救賈碧 — 從種族的符碼到國族的認同困境 — 哲學宅 Philosophy Otaku — Medium);而我們也可以透過比較在第99話〈內疚的身影〉(疾しき影)以及第100話〈開戰宣言〉(宣戦布告)中艾連與萊納的地獄來更瞭解兩人的想法(可以看漫畫心得:(進巨)艾連的地獄,屠殺的道德正當性 — 哲學宅 Philosophy Otaku — Medium)。

漫畫心得:(進巨)尤米爾的愛:打破自我厭惡的枷鎖
漫畫心得:(進巨)尤米爾的愛:打破自我厭惡的枷鎖

「我們都是因為被需要而存在的。」- 歐良果彭

暴雷警告:直到漫畫第137話

我也會在文章裡談到《獵人》、《Code Geass 反叛的魯路修》、《黃金神威》、《悲慘世界》以及《底特律:變人》。不想被暴雷的人可以跳過「(暴雷)」的段落。

動畫第58集

身為作家所遇到的難題之一就是在闡述角色內心想法的方式。平鋪直述地把想法講出來一般來說都會顯得過於刻意,因此許多人會採用讓不同角色之間對話的方法來間接展現其人生哲學。換句話來說,與其讓一個角色不斷地在內心獨白,不如創造另一個與其對立的角色,透過兩個人的爭辯來讓讀者瞭解這個角色。這就是一種創作的技巧。

在《進擊的巨人》中也許多類似的例子,比如在第80話〈無名的士兵〉(名も無き兵士)中用里維來襯托艾爾文的想法(對艾爾文有興趣的人可以看看漫畫心得:(進巨)艾爾文心中的惡魔-《進擊的巨人》中的《烙印勇士》 — 哲學宅 Philosophy Otaku — Medium);約翰的角色特質基本上就是建立在馬可的死亡之上(可以看漫畫心得:(進巨)約翰的怒火,歷史洪流中的無可奈何 — 哲學宅 Philosophy Otaku — Medium);賈碧是因為法爾柯,才能在最後能夠擺脫憎恨的歷史(可以看漫畫心得:(進巨)從晦暗不明的未來中拯救賈碧 — 從種族的符碼到國族的認同困境 — 哲學宅 Philosophy Otaku — Medium);而我們也可以透過比較在第99話〈內疚的身影〉(疾しき影)以及第100話〈開戰宣言〉(宣戦布告)中艾連與萊納的地獄來更瞭解兩人的想法(可以看漫畫心得:(進巨)艾連的地獄,屠殺的道德正當性 — 哲學宅 Philosophy Otaku — Medium)。

尤米爾與希絲特莉亞的關係也是如此。我們不只透過兩人的互動來瞭解這兩個角色,也同時可以看出作者想要傳達的想法。雖然兩人的故事在劇情中段就已經告了一個段落,但我認為他們的這段感情仍然值得在此記上一筆。

愛自己

尤米爾和希絲特莉亞劇情的轉戾點是出現在第40話〈尤米爾〉(ユミル)中。尤米爾在請求希絲特莉亞用真正的名字活下去之後,就化身成了巨人跳下城堡與其它巨人戰鬥。當時尤米爾是這麼說的:

「克里斯塔,我也曾經是如此想的,認定如果自己一開始就沒有出生在這個世界上反而會是更好的。我的存在本身就導致了我受到的憎恨,而我也為此而死。然而當時我也因此下定決心,如果我有第二次活下來的機會,這次我想要只為自己而活。這是我發自內心的渴望。」

尤米爾這一段話是什麼意思呢?在第89話〈會議〉(会議)中,我們可以看到尤米爾小時候是一個路邊的乞丐,但卻被帶到某個宗教團體視為皇家成員的後代,還甚至被冠以「尤米爾」的名號。然而,被瑪雷當局破獲的組織卻反過來誣陷尤米爾是始作俑者。尤米爾雖然選擇繼續扮演其角色,最後卻還是與組織成員一起被送往「樂園」。

--

--

暴雷警告:直到漫畫第137話 我也會在文章裡談到《獵人》第2話、《絕命毒師》以及《王冠》。不想被暴雷的人可以跳過「(暴雷)」的段落。 要真正瞭解一個人,就要知道他生氣的理由。 《進擊的巨人》中有非常多的角色,這些角色也各自有屬於自己特殊的地方。在主角群中,米卡莎操縱立體裝置的技術最好,阿爾敏很聰明,艾連擁有最堅定的人生目標;萊納、亞妮、貝爾托特和尤米爾都擁有巨人之力;克里斯塔其實擁有王家血統的希絲特莉亞;至於莎夏和柯尼則負責帶來歡樂,但至少還有用對他們家鄉的描述來形塑其人格特質。相較於此,約翰這個角色似乎就顯得平談無奇(有多少人知道他的出生地呢?),而且一開始他還被描述成是一個容易與人發生衝突,只為自己好的爛人。這件事情在第23話〈女巨人〉(女型の巨人)中,萊納有非常精闢的見解。 讓我們假設存在一部沒有約翰的《進擊的巨人》,這部作品是否仍然能夠畫得下去呢?看起來應該還是可以。也就是說,約翰本質上應該不能算是必要存在的角色。然而,這不代表這個故事不需要他的存在。即使與主線劇情沒有非常大的關聯,約翰仍然在進巨中扮演著一個相當重要的角色。我在漫畫心得:(進巨)莎夏與那顆馬鈴薯 — 哲學宅 Philosophy Otaku — Medium中提過莎夏代表著是一種純真。約翰也是同理,而我認為約翰在這部作品中所扮演的,就是平凡。

漫畫心得:(進巨)約翰的怒火,歷史洪流中的無可奈何
漫畫心得:(進巨)約翰的怒火,歷史洪流中的無可奈何

暴雷警告:直到漫畫第137話

我也會在文章裡談到《獵人》第2話、《絕命毒師》以及《王冠》。不想被暴雷的人可以跳過「(暴雷)」的段落。

要真正瞭解一個人,就要知道他生氣的理由。

《進擊的巨人》中有非常多的角色,這些角色也各自有屬於自己特殊的地方。在主角群中,米卡莎操縱立體裝置的技術最好,阿爾敏很聰明,艾連擁有最堅定的人生目標;萊納、亞妮、貝爾托特和尤米爾都擁有巨人之力;克里斯塔其實擁有王家血統的希絲特莉亞;至於莎夏和柯尼則負責帶來歡樂,但至少還有用對他們家鄉的描述來形塑其人格特質。相較於此,約翰這個角色似乎就顯得平談無奇(有多少人知道他的出生地呢?),而且一開始他還被描述成是一個容易與人發生衝突,只為自己好的爛人。這件事情在第23話〈女巨人〉(女型の巨人)中,萊納有非常精闢的見解。

讓我們假設存在一部沒有約翰的《進擊的巨人》,這部作品是否仍然能夠畫得下去呢?看起來應該還是可以。也就是說,約翰本質上應該不能算是必要存在的角色。然而,這不代表這個故事不需要他的存在。即使與主線劇情沒有非常大的關聯,約翰仍然在進巨中扮演著一個相當重要的角色。我在漫畫心得:(進巨)莎夏與那顆馬鈴薯 — 哲學宅 Philosophy Otaku — Medium中提過莎夏代表著是一種純真。約翰也是同理,而我認為約翰在這部作品中所扮演的,就是平凡。

在進入主題之前,約翰這個名字似乎被某些人認定是翻譯錯誤,因為英文是「Jean」而非「John」。雖然我沒有任何語言學的背景,不過跟據https://www.thebump.com/b/jean-baby-name的說法,Jean源自希伯來語中「神是慈祥的」意思,並且是女性名字的John。這樣看起來其實並沒有翻錯,但無論如何這都只是提外話就是了。

平凡卻又不平凡

為什麼平凡的這個特質如此重要呢?主要就是因為這容易與同樣平凡的讀者們產生共鳴。我曾在漫畫心得:《進擊的巨人》中的人文情懷(下)-文學篇 — 哲學宅 Philosophy Otaku — Medium討論過,讓讀者對作品中的人事物產生共鳴的一種方式就是讓他們感受在現實中同樣會感受到的情感。這也是為什麼許多以青少年為客群的漫畫都是從一個平凡的國高中生開始寫起,畢竟在這個出發點之下,很容易就可以讓讀者將自己代入主角的身份中,也更容易讓他們想要繼續看看這個與他們沒有什麼差別的主角,究竟有什麼能耐開創出一個有趣的故事。另一個經典的例子就是《絕命毒師》,(暴雷→)劇中主角所遇到的中年危機,實際上精準地描繪了美國人民在中年會遇到的種種困擾。(←暴雷)

當然,這個平凡人所遇到的不平凡事才是最重要的看點,而約翰做為一個平凡人,又到底有什麼不平凡之處而得以使其變得如此迷人呢?我認為一個最重要的關鍵,就是在於他生氣時的刻畫。我會想到這件事情,主要是因為看了《獵人》第2話的內容,(暴雷→)當時酷拉皮卡與雷歐力正準備去甲板上打架,小傑阻止了要介入的船長,並告訴他與真正瞭解一個人,就要知道什麼事情會讓他生氣。(←暴雷)我們也可以再次於《絕命毒師》中發現同樣的例子,(暴雷→) 傑西.平克曼只要在遇到小孩受傷的事情時就會發火,不顧一切做出違反常理的舉動,但也正是這些舉動讓我們得以深入瞭解這個角色的迷入之處。(←暴雷)

那麼到底約翰會為什麼事情生氣呢?在這個角色的人生中總共有兩個重要的轉戾點。首先當然是馬可的死亡。在第18話〈現在該做什麼?〉(今、何をすべきか)中,約翰先是確認了馬可的死亡,想到過去這個宅心仁厚的朋友告訴他的話,並在最後決定加入調查兵團,成為了一個與之前完全不一樣的人。他在營火中的那一慕也是我最喜歡的橋段之一。

第18話

第二個轉戾點則是在第59話〈邪道之魂〉(外道の魂)中,這一話是約翰第一次真正有意識地去思考殺人的必要性,當然他始終都沒有真正習慣這件事情就是了。這個困擾一直出現在這個角色的刻畫上,比如第64話〈歡迎會〉(歓迎会)中他第一次殺人;第74話〈他們所看到的世界〉(彼らが見た世界);第83話〈剁刀〉(大鉈)中他與萊納的交鋒;第104話〈勝者〉(勝者)中他沒有用雷槍打中車力巨人;以及第126話〈矜持〉(矜持)中他有意射偏的行為。

--

--